ID:2
要闻频道: 行情 / 知识 / 新股 / 要闻 /

前不久,一份浙江丽水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受贿案的司法判决文件公开,其中揭露了恒瑞医药全资子公司江苏新晨医药多名员工行贿的事实,行贿总金额近277万元。随后,开始有媒体质疑其2019年85亿元销售费用的合理性。

“带金销售”已成业内“公开的秘密”?

据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原麻醉科主任雷李培,从2014年6月开始至2019年9月,利用职务便利,在药品、医疗器械及耗材的引进和使用过程中,收受回扣共计674万,其中江苏新晨是最主要行贿方。目前,雷李培被一审判决受贿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7年,处罚金80万,追缴违法所得331万。

 

药品“带金销售”的灰色利益链条已经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恒瑞医药的名字也并非第一次出现在医药行贿相关新闻中。此次引起舆论格外关注,可能和恒瑞医药年报中销售费用数字高企,以及医药行业的反腐力度加强有关。

业内人士认为,医药企业销售费用中“差旅费”和“学术推广”两项向来是商业贿赂的高发区。金额巨大且无法开具发票的回扣,通常在包装后隐藏在这两类销售费用当中。而恒瑞医药这两项费用比例畸高。

9亿的差旅费已占同期营业成本的31.24%,人均年差旅费用也高于其他医药巨头数倍。三家医药行业龙头恒瑞医药、中恒集团、华润三九2019年销售人员年均差旅费分别为6.19万元、1.56万元和1.47万元。恒瑞医药在澄清公告中提及的“近几年引进了较多高层次的学术、医学人才充实到销售队伍中,销售人员的差旅标准也逐年提高”等原因,并不能有说服力地解释这种比较之下的巨大差异。

 

随着医改进入深水区,医药领域反腐已经成为相关部门工作重点。2018年,国家卫健委、国家医保局等九部委联合印发《2018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专项治理工作要点》,随后各省市陆续发布医药购销反腐文件。去年6月,财政部会同国家医保局成立部际协调工作组,将77家药企列入稽查名单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其中便包括药企向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销售返点现象。

 

此次征求意见稿中明确了医药领域商业贿赂将追责至药企,药企将不再能以员工个人行为的说辞撇清自己责任,合规转型也将成为国内制药企业新的生存法则。

 

相关阅读

本文A股最大药企受贿案牵出药品“带金销售”灰色利益链由壹米财经整理发布,欢迎转载收藏,转载请带上本文链接。
免责声明:【壹米财经】发布的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 于文字、图片、图表及数据)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
看手机移动端,随时随地看 股票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