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2
要闻频道: 行情 / 知识 / 新股 / 要闻 / 基金 /

   证监会在对獐子岛(002069)(002069.SZ)及其高管下达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之前,獐子岛原董事长吴厚刚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如果证监会最终认定公司财务造假,他将会通过诉讼寻求公正。

  在认定财务造假半年有余后,吴厚刚以长达16000多字的起诉书,发起行政诉讼,要求证监会撤销对他采取的相关处罚。他认为证监会是受媒体不实报道和舆论影响因素,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先入为主的认为獐子岛及原告存在财务造假的故意,进而做出行政处罚。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经对本案进行了首次质证,目前正在等待正式开庭。同时,獐子岛虚增利润案也已经进入刑侦阶段。

  獐子岛在5年中因养殖的底播虾夷扇贝出现三次大规模死亡,备受舆论关注。经过媒体密集报道,“扇贝跑了”“扇贝饿死了”等说法,已经深入人心;而獐子岛也几乎成了A股市场上“财务造假”“肆意妄为”的典型。证监会也从一开始现场核查后认可天灾,演变为如今的定性造假。吴厚刚则始终在借助海洋专家意见、法律专家意见和日本的扇贝灾害鸣冤,这次诉讼或将成为他的殊死一搏。

  认可天灾

  獐子岛地处辽宁省大连市长海县,长海县位于黄海北部海域,是东北地区唯一一个海岛县。靠海吃海,獐子岛集团主营水产养殖,旗下各个厂房遍布这座小岛。

  獐子岛从2006年上市开始逐步扩大扇贝养殖规模,到2011年规模扩大到300万亩,2000平方公里的面积。在这个过程中,公司从水面到海底,从浅海到深海,从内海到外海,逐步向复杂环境拓展扇贝养殖。

  吴厚刚表示,在向外海、深海复杂的自然环境进行尝试时,导致了扇贝大量死亡,演绎出A股广为流传的三次“扇贝跑路”故事。

  最早一次发生在2014年10月31日,獐子岛集团宣布因北黄海遭到几十年一遇异常的冷水团,100多万亩即将进入收获期的虾夷扇贝绝收,公司将亏损8个亿。獐子岛随即陷入财务造假、大股东违规占用资金的质疑。

  证监会反应也很快,除了要求獐子岛作出解释和说明,还成立了20多人的专项核查组,对獐子岛进行了半个月的现场核查。核查过程中,访谈了主要苗种供应商及公司有关岗位一线员工;调取了苗种采购、销售合同及苗种采购、验收、底播、采捕、抽测盘点等各环节的原始工作记录,查阅了有关明细账、发票、收付款凭证等单据,取得了主要银行账户资金流水;对獐子岛、大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及其下属子公司的财务资料进行了比对分析,对银行资金流水进行了核对和追查,核实了资金的来源和去向。

  最终,证监会称没有发现獐子岛财务造假的行为,但公司没有对深海底播的风险进行详细披露。总而言之,监管认可了獐子岛给出的天灾的解释。

  吴厚刚作为董事长,也承诺自愿承担1亿元灾害损失与公司共度难关。证监会对此称,将督促管理层切实履行承诺。“我会鼓励上市公司管理层在公司因经营决策失误发生重大损失时,依法主动承担责任,积极采取措施,减少公司损失,保护公司和投资者合法权益。”由此可见,当时证监会对獐子岛的处理算是满意的。

  顶格处罚

  然而,时隔三年多,黑天鹅事件再度曝出。2018年2月1日,獐子岛公告说,因降水减少、饵料短缺、海水温度异常等原因,“扇贝越来越瘦,品质越来越差,长时间处于饥饿状态的扇贝没有得到恢复,最后诱发死亡”,导致虾夷扇贝存货异常,年报披露亏损7.23亿元。这也是獐子岛扇贝的第二次“跑路”事件。

  市场质疑再次扑面而来。这一次,证监会的态度强硬了起来,一周之后决定对獐子岛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进行立案调查。

  在此期间,以“獐子岛扇贝事件”为背景,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组织了国内海洋牧场研究水平最高的科研机构的相关专家进行了探讨,认可了獐子岛的扇贝事件是灾情,提出此次海洋牧场灾害不是发生在一个企业,而是发生在黄海北部及渤海部分海域,属于区域性的灾害;受灾品种不局限于虾夷扇贝,属于贝类全产业的灾害。

  吴厚刚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专访时称,獐子岛第二次受灾时,日本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导致韩国在日本预定的扇贝壳都不能执行原先的订单了。从事海洋产业是靠天吃饭,出现丰年、欠年很正常,但不妨碍日本的扇贝行业赚钱。

  在经过一年半的调查后,2019年7月,证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称已查明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包括2016年、2017年年报;公司披露的2017年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涉嫌虚假记载;公司涉嫌未及时披露信息等。据此,证监会拟对獐子岛和公司相关董监高人员进行处罚,其中公司董事长吴厚刚拟被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

  也是这个时候,獐子岛第三次“受灾”故事更新了。2019年秋,獐子岛底播虾夷扇贝再次发生大规模死亡事件,受此影响,公司经营业绩再次出现较大额度亏损,全年亏损3.92亿元。

  “喜忧参半的2019年已经过去了,但这一年留给獐子岛人的教训,却值得铭记于心。”4月30日,獐子岛披露2019年年报,公司董事长吴厚刚在致股东的一封信中,如此表示。

  到底受没受灾

  证监会对獐子岛及吴厚刚作出处罚的主要依据是其委托中科宇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科宇图”)和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东海水产研究所(下称“东海所”)出具的《中科宇图报告》和《东海所报告》。两份报告通过北京北斗星通(002151)导航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斗星通”)提供的獐子岛27艘采捕船两年的卫星定位数据,还原獐子岛航行轨迹,进而复原獐子岛实际采捕海域,认定其存在造假问题。

  2019年11月16日,大连市政府相关部门组织专家组,对当年11月初长海县周边海域底播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情况进行现场调查。当天随机抽检了三个点位,结果显示虾夷扇贝死亡率约为75%、90%和50%,大部分表明为近期死亡。

  7位专家出具的意见称,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原因尚不能确定,可能涉及到养殖环境、病原感染等多种因素。

  在更高层面,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局后来还曾组织专家组于2019年11月27日-30日在大连开展调研,并在2019年12月11日进一步组织召开贝类产业发展专家研讨会。该调研组实地抽样扇贝死亡率与2019年11月16日大连市相关政府部门组织专家抽样得到的死亡率结果相近。

  专家的意见显然给了吴厚刚底气。他说,证监会派出稽查总队30多个人,长达17个月的调查,没有发现獐子岛有财务造假行为,可能受到某些舆论长期对獐子岛不实、甚至恶意诋毁报道的影响,才使用了航迹测算的办法。这种人为因素制造出的假定推测与实际生产作业不一致、无法形成严谨的财务造假证据,更不应该作为行政处罚的依据。“证监会不能临时出个制度来评价我们过往业务的对和错。”

  在獐子岛及吴厚刚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后,向证监会提出申辩和听证,认为证监会的处罚,违反了行政处罚法定及公开公正原则,请求减轻或免除。证监会用12条理由驳回了獐子岛的申辩意见,维持了顶格处罚,这也为此次吴厚刚起诉证监会埋下了伏笔。

  界定实际采捕区

  证监会依据的两份报告中,成为此次诉讼的焦点,也是吴厚刚万字起诉书的着墨重点。其中,《中科宇图报告》是认定獐子岛虚假记载金额的主要依据,《东海所报告》则是用来结合印证。

  事实上,两份报告只是表象,双方背后争的是对獐子岛实际采捕区域的认定权,这样就可以算出公司出海和捕捞的结账成本,并进一步判断獐子岛是否进行了财务造假。

  证监会的说法是,獐子岛捕捞面积由公司捕捞人员以月为单位汇报给财务人员,具体区域无逐日采捕区域记录可以核验,所以他们只能通过航行轨迹推算渔船作业的区域面积。

  出于监管和行船安全需求,我国交通运输部要求渔船强制安装自动识别系统(AIS),并在出航时开启。目前我国渔业使用的AIS多数是基于北斗卫星导航终端,会向卫星发送信息,每三分钟会自动收集一个点位数据,卫星将数据信息转发相应的地面接收站。

  吴厚刚的起诉书对此称,獐子岛采捕船的AIS必须手动接通外部电源开机,在采捕作业期间没有保持始终开启,这使得两份报告使用的基础数据不准确。

  此外,起诉书提出,《中科宇图报告》采用的方法无法排除非扇贝采捕作业和非有效采捕环节留下的航行定位数据,设定的航速差与航速临界值阈值并不是生产实践的有效指标。

  对于《东海所报告》,起诉书表示,是基于该所张胜茂的一项专利方法,专利说明书明确指出存在一定的错误率,且研究中使用的网具与獐子岛所用不同。张的论文中认为网具不同结果会存在差异,但证监会却认为该结论与本案无关。

  在证监会公布对獐子岛作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的决定后,中科宇图技术部副总经理李兴斌曾接受媒体专访,表示在獐子岛对报告提出质疑后,他们花了很长时间对质疑做了详细的反馈,构筑完整合理的逻辑链进行回应。这在吴厚刚看来,就是《中科宇图报告》的计算、认定逻辑一开始就不完整、不合理的直接证据。

  李兴斌也是《中科宇图报告》的主要执笔人,他在獐子岛的听证会上明确表示无法保证《中科宇图报告》结论的准确率。

  进入刑侦阶段

  “证监会考虑了媒体不实报道和舆论影响因素,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先入为主的认为獐子岛及原告存在财务造假的故意,并以此为导向作出了行政处罚。”起诉书中称。

  在吴厚刚提起诉讼前,四位著名法学专家――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江平,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杨立新,中国商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刘凯湘,中国行政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锡锌――曾就行政处罚依据等问题进行研讨,并出具了一份11页的专家法律意见书,称证监会做出相关处罚依据的两份报告,从主体、内容和权限上,均涉嫌违法,“无法作为认定獐子岛公司、吴厚刚等人存在违法事实的依据”,应撤销处罚。

  2020年12月16日,吴厚刚诉证监会案进行首次质证。吴厚刚方在质证时提交了该专家法律意见书,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证监会方面对此表示,“你们说我们聘请的两个第三方机构资质有问题,那专家呢?”目前,本案正在等待法院通知正式开庭时间。

  2020年9月,证监会在对獐子岛进行行政处罚和市场进入后,还称公司涉嫌构成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决定将獐子岛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1月7日,獐子岛披露风险提示公告称,公司近日收到大连市公安局“调取证据通知书”,需配合獐子岛涉嫌违规不披露重要信息案的侦办调取有关证据。



 

獐子岛股票行情:

(诊股日期:2021-01-09)


● 短期趋势:前期的强势行情已经结束,投资者及时卖出股票为为宜。

● 中期趋势:下跌有所减缓,仍应保持谨慎。

● 长期趋势:迄今为止,共8家主力机构,持仓量总计3.91亿股,占流通A股56.84%

综合诊断:近期的平均成本为4.15元,股价在成本上方运行。空头行情中,目前反弹趋势有所减缓,投资者可适当关注。该股资金方面呈流出状态,投资者请谨慎投资。该公司运营状况良好,多数机构认为该股长期投资价值一般。
相关阅读
  • 川投能源业绩快报:2020年净利润同比增长6.33%

    川投能源业绩快报:2020年净利润同比增长6.33%

    川投能源业绩快报:2020年净利润同比增长6.33%。川投能源(600674)发布业绩快报称,2020年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31.34亿元,同比增长6.33%;营业收入10.4亿元,同比增长24...

    2021-01-10 16:10:18 金融界
  • 自夸式道歉?全棉时代遭质疑 背后的稳健医疗还稳吗

    自夸式道歉?全棉时代遭质疑 背后的稳健医疗还稳吗

    自夸式道歉?全棉时代遭质疑 背后的稳健医疗还稳吗。一个卸妆巾的广告,将全棉时代推向风口浪尖。近日,全棉时代发布了一则视频广告。在视频中,一位年轻女性独自走夜路被陌生人尾随,为求自保,该女性使用全棉时代...

    2021-01-11 22:10:35 新京报
  • 川投能源:2020年盈利31.34亿元 同比增长6.33%

    川投能源:2020年盈利31.34亿元 同比增长6.33%

    川投能源:2020年盈利31.34亿元 同比增长6.33%。中证网讯(记者杨澎)川投能源(600674)1月10日午后发布2020年年度业绩快报,公司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0.4亿元,同比增长24....

    2021-01-10 16:10:18 中证网
  • 恒润股份:预计2020年盈利4.5亿-4.9亿 同比增443%-491%

    恒润股份:预计2020年盈利4.5亿-4.9亿 同比增443%-491%

    恒润股份:预计2020年盈利4.5亿-4.9亿 同比增443%-491%。1月12日,A股公司恒润股份(603985)发布公告,内容为2020年度业绩预增。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

    2021-01-12 14:10:15
  • 杰瑞股份“奋斗者2号”员工持股计划出售完毕并终止

    杰瑞股份“奋斗者2号”员工持股计划出售完毕并终止

    杰瑞股份“奋斗者2号”员工持股计划出售完毕并终止。杰瑞股份(002353)(002353.SZ)公告,公司“奋斗者2号”员工持股计划持有的135万股公司股票已全部出售完毕。根据公司“奋斗者2号”员工持...

    2021-01-12 18:10:19 智通财经

本文“扇贝跑了”风波难了 獐子岛前董事长万字起诉书告证监会 天灾曾被认可由壹米财经整理发布,欢迎转载收藏,转载请带上本文链接。
免责声明:【壹米财经】发布的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 于文字、图片、图表及数据)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
看手机移动端,随时随地看 股票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