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2
其他频道: P2P / 其他 /
  • 消金主流市场外的灰色地带:vivo应用商店聚集大量“伪现金贷平台”

    2020-05-11 11:46:49 收藏

近些年,在监管部门的引导与整治下,消费金融行业逐渐规范,各种涉嫌高利贷、套路贷的平台丧失了生存空间。

 

不过,消金时代梳理发现,网络上仍然存在形形色色的“伪现金贷平台”。它们并不经营放贷业务,而是主要通过为714高炮导流、收取前期会员费,恶意划扣银行卡资金等行为赚钱,且公司本身问题重重。

 

在vivo应用商店,消金时代以“借贷”等为关键词下载了超过200个平台,以这些平台为样本,看一看消费金融行业的另一片天地。

 

蹭大平台知名度的山寨App

 

在vivo应用商店中,有很多现金贷平台的名称或图标似曾相识,但仔细一看却不是我们熟知的那一家。很明显,这些平台是“山寨货”。

 

比如与分期乐相似的乐分期、分期王;与来分期相似的分期贷款;与人人贷相似的人人贷款、人人借款;与小黑鱼相似的黑鱼小贷、黑鱼分期信用贷款;与小象优品相似的小象分期贷款、小象借钱;与用钱宝相似的用钱宝贷款;与小赢卡贷相似的小赢分期卡贷等等。

 

(图注:各种山寨平台)

 

此外,还有数十家以“芝麻”、“蚂蚁”、“微粒”、“360”等关键词命名的平台,图标和本尊高度相似,令人真假难辨。

 

商标是企业的无形资产,注册后的商标受到法律保护,注册者有专用权。消金时代注意到,腾讯、乐信、51信用卡等公司就曾因为旗下“微粒贷”、“分期乐”、“51信用卡管家”商标被恶意使用而起诉侵权方,最终也获得了法院的支持。

 

我们下载的平台中,多家平台背后的速贷之家(北京智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就曾因为关联产品“微粒贷款”、“平安贷款”涉嫌擅用“微粒贷”和“中国平安”商标而被腾讯、平安普惠分别起诉,并被判决与关联公司共同赔偿平安普惠12.6万元,而微粒贷款的运营方上海岑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判决赔偿腾讯36.565万元。

 

《隐私协议》等关键信息缺失

 

在使用正规的借款App时,系统通常都会提示用户签署《注册协议》和《隐私政策》,协议会详细列出App运营方和用户的权利义务及免责条款,有关部门为了保护个人信息安全还对App运营方提出了详细的要求。

 

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在2019年10月25日发布的《信息安全技术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App)收集个人信息基本规范》最新版草案提到,App应在首次运行时通过弹窗等明显方式向个人信息主体告知收集最小必要信息规则,如隐私政策的核心内容;而在2019年3月21日发布的《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自评估指南》提到,隐私政策应对App运营者基本情况进行描述,至少包括:1、公司名称;2、注册地址;3、个人信息保护相关责任人联系方式。

 

在vivo应用商店下载的平台中,有超过50家的《隐私政策》存在明显问题。

 

有的平台在注册页面和App内部没有《注册协议》和《隐私政策》,例如河南柒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芝麻信用钱包和借钱伴。

 

有的平台则缺少有效信息或信息模糊不清,例如上海荔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的乐分期、花借还呗、花借款呗、花借钱呗,在《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中均没有披露App运营方信息;而如皋智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借款大王则在《注册协议》中自称“XXX公司”,连明确的公司名称都没有。

 

 

App刻意隐瞒运营方之外,公司本身也存在很大问题。

 

例如,运营救急钱袋的钟祥市荣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借必得贷款借钱的佛山市帆特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均早已注销;运营微贷分期、钱呗秒贷、马上借款信用贷的北京五一金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及其法人刘思宇已经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并被限制高消费。但这些平台仍然在运营中。

 

消金时代还发现,在这些平台中,测试使用的手机号码信息遭遇了严重泄露。

 

我们专门使用长期闲置且没有通话、短信记录的手机号码注册了约100个平台,10天左右时间,除了短信验证码,测试手机还收到41个号码打来的47通陌生电话,14个号码发来的17条营销短信。

      

(图注:测试号码收到的部分骚扰电话和短信)

 

我们接听了其中一个陌生电话,对方声称可以通过扫他们的商家二维码进行花呗套现,扫码支付后他再将钱转给我们,手续费为10%。对方还表示,如果担心被骗,可以先扫50元试一下。

 

导流高炮、划扣银行卡资金

 

消金时代发现,从vivo应用商店下载的这些App几乎都没有自营借贷产品,而是类似贷超进行导流,但导流过去的平台名字都很陌生,同时重合度高,其中不乏714高炮平台。

 

助力钱包

 

借款人牛先生在聚投诉发帖表示,自己通过在vivo应用商店下载的助力钱包在蓝鲸借款平台借款3000元,服务费1350元,实际到账只有1650元,5天后需要还3015元。经过测算,该笔借款的年利率高达6000%,属于典型的高炮。

 

(图片来源:聚投诉)

 

还有不少借款人投诉,自己在抖音上下载的助力钱包,平台以“提高通过率”“拒就赔”为噱头引导开通49.9元的会员,但当借款被拒后往往退钱困难。

 

一位借款人提供的支付账单显示,会员费收款方为上海极牛科技有限公司,付款方式为花呗,商品说明为商城消费。

 

(图注:助力钱包会员费支付)

 

开通会员并不算真实的商城消费,而此笔消费是否应该支持花呗付款也有待商榷。

 

助力钱包App的《注册协议》、《隐私政策》均没有披露运营方,但vivo应用商店显示,助力钱包的开发者为上海融励科技有限公司,其官方公众号助力无忧的账号主体则为陕西乾方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两家公司早已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有关部门列入经营异常。这两家公司与上海极牛的控股股东均为杨先。

 

分期易

 

深圳市滇南网络有限公司旗下的分期易玩的是购物换借款的路子,用户可以使用平台提供的授信额度在平台购买商品,再将商品低价卖出获得资金,最后以购买价作为本金计息分期偿还,用户全程都不需要接触商品。

 

这个模式与消金时代前几天报道的小象优品寄卖业务如出一辙,只是到手资金更少。

 

由于借款人转卖商品获得的资金远低于购买价,但利息却以购买价计算,因此借款人往往需要付出极高的分期成本。

 

陈先生在聚投诉发布的投诉帖显示,他在分期易花费8999元购买的iPhone 11 Pro变现后可以得到75%的资金6749.25元,分三期还款,还款明细显示,每期需要还3180元左右。

 

(图注:分期易订单)

 

根据IRR公式,该笔借款年利率超过230%,APR口径下也达到160%以上。

 

另一位与陈先生经历类似的借款人上传的扣费明细显示,收款交易的对方账户名称为通联支付网络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去年12月时,通联支付的业务人员曾告诉消金时代,由于监管趋严,会暂停和现金贷的代扣合作,如今看来,通联支付又重操旧业。

 

(图注:分期易放款明细)

 

派系林立,大量马甲占领市场

 

消金时代详细查询在vivo应用商店下载的200多家平台的运营公司发现,有多家平台背后都指向同一人或同一主体,甚至形成了多支派系。

 

速贷之家系

 

2020年1月初,多家媒体报道,国内首家纯线上贷款智能搜索匹配平台速贷之家疑似失联,且官网无法访问。速贷之家客服随后回应媒体称,公司仅仅是协助调查,且调查内容与业务无关,公司目前正常运营。

 

公开信息显示,速贷之家的运营方为北京智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及实控人均为贤俊江。

 

现在来看,速贷之家确实没有受到此次协助调查过多影响,其关联的大量平台依然活跃在市场上,我们下载的App中就有18家之多。

 

(图注:部分速贷之家系平台)

 

前面提到,速贷之家曾因商标侵权被起诉,通过表格可以看出,其旗下或者关联平台蹭上了市场上多个知名品牌。

 

速贷之家系平台还存在其他问题,比如北京好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运营的贷款侠借钱App,被大量用户投诉使用隐蔽手段强制购买两三百元的个人风险评估费。不少借款人表示,自己只是绑了一张银行卡,没有其他操作。

 

(图片来源:聚投诉)

 

这种套路的猫腻就在于用户绑卡过程中签署了代扣协议,使得其资金可以被平台通过第三方支付公司划扣。由于常见的绑卡流程一般不会涉及划扣协议,用户通常不会仔细查阅。

 

雷氏兄弟系

 

相对于一些金融业资深前辈,消费金融行业也不缺少“连续创业者”,比如悟空共享单车创始人雷厚义及其哥哥雷厚涛,暂且称之为雷氏兄弟。

 

公开信息显示,创立悟空单车之前,两位90后兄弟从2015年底开始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并通过贷超业务迅速赚到人生第一桶金。

 

2017年初,雷厚义紧跟风口创立悟空共享单车,但不到半年就宣告退出市场。两百多万元的亏损没有影响其金融业务,只不过曾经帮助他们发家的贷超业务似乎已经变了味。

 

我们下载的平台中至少有8家雷氏兄弟系平台,运营公司之间有多重交叉,且均与雷氏兄弟存在关联关系。

 

 

与贤俊江系平台类似,雷氏兄弟系平台也存在导流的平台绑卡即被扣费的情况。

 

袁先生在聚投诉发帖称,自己在国鸿金服贷款代理(东莞)有限公司运营的谊入贷App推荐的涨赢福卡绑卡后就收到307元购买《个人风险等级评估报告》订单的短信。

 

(图片来源:聚投诉)

 

实际上,这两个派系涉及的平台远不止这些,市场上各种派系也数不胜数。仅仅在vivo应用商店下载的平台中,背后公司之间的关系就令人眼花缭乱,另外还有很多难以梳理的空壳公司。

 

可以看出,通过持续上线大量山寨、仿冒平台获客并开展业务已经成为一些非主流玩家的常规操作。

 

现金贷爆发初期,不少公司都像雷氏兄弟一样凭借贷超业务赚到了钱。但当监管趋严、行业成熟后,贷超的生存空间急剧减小,很多公司开始转型,甚至不惜在违法的边缘试探。

 

消金时代列出的这些平台暴露出的问题仅仅是冰山一角,不过严格意义上来说,其中相当一部分平台并不算现金贷平台,更不属于消费金融行业,它们只是寄生在消费金融行业的边缘玩家,而以vivo应用商店为代表的流量平台则为这片灰色地带提供了生存土壤。

 

相关阅读

本文消金主流市场外的灰色地带:vivo应用商店聚集大量“伪现金贷平台”由壹米财经整理发布,欢迎转载收藏,转载请带上本文链接。
免责声明:【壹米财经】发布的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 于文字、图片、图表及数据)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
看手机移动端,随时随地看 股票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