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2
其他频道: P2P / 其他 /
  • 消金行业逾期率飙升后:委外周期缩短,不良资产处置机构逆市扩张

    2020-05-20 09:38:59 收藏

青岛一家不良资产处置公司的高管钟凌最近发现,行业处在了蓝海市场里。

 

逻辑一目了然,疫情之后,他们合作的消费金融机构逾期率、不良率上升。于是,处于产业链末端的不良资产处置公司的生意越来越好。

 

“我们去年合作的客户一般是逾期六个月以上才会纳入不良,而现在时间大幅缩短,逾期三个月以上就会找外部机构走司法程序去解决。”钟凌的公司主要和助贷机构、信托机构等合作信贷类资产。

 

“目前我们看到的情况是,疫情开始之后,这一现象非常普遍,不管是银行,还是头部贷款机构,逾期至少都翻一番。”钟凌说。

 

这给不良资产处置行业带来了发展机会。

 

行业高光时刻

 

近日,第五家全国性资产管理公司(AMC)——建投中信资产管理公司(监管已批复将更名为银河资产)网站发布数则招聘信息,这是银河资产获批后首次公开招聘。招聘岗位涉及资产经营部、股权经营部、资产管理部、金融市场部、业务审核部、法律风控部和信息技术部在内的7个部门、20种岗位。

 

国家队在扩招,民间队也没闲着。

 

“我们公司已经组建一个200人的法诉调解团队,计划今年招到1000个人。”钟凌说。

 

另一家机构在今年3月底以来也一直在招人做储备,团队由30来人目标扩张至100人左右。

 

对于民间队来说,这是一个打入主流金融圈的机会。

 

国内不良资产处置起步于90年代末期,彼时亚洲金融危机爆发,银行等金融机构不良资产迅速积累,华融、长城、东方、信达四大国有资产管理公司相继成立,分别接收来自工行、农行、中行、建行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

 

此后,地方政府对不良资产的处置也开始提速,地方AMC陆续成立,民间催收/不良资产处置机构也开始涌现。

 

现在,在企查查上以“不良资产处置”为关键字进行查询,可以找到6000多家相关的企业,行业繁荣程度可见一斑。

 

不过,这些民间的不良资产处置公司想要打入主流金融生态圈很难。

 

“民间处置机构无法与银行合作,想要接银行的资产,只能与AMC合作,AMC将资产包买过来之后,再卖给民间处置机构。”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告诉消金时代。

 

银保监会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61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986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91%,较上季末增加0.05个百分点。

 

多位业内人士对消金时代表示,在疫情影响下,大量中小企业和个人收入受限,甚至造成资金损失,导致无法正常履约。这对于整个不良资产处置行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但同时也给行业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不管是持牌军还是民间机构,都有可能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此外,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纷纷通过助贷平台拓展业务规模,众多不良资产处置公司也得到了更多的参与机会。

 

利润可观,监管趋严

 

催收是不良资产处置的重要一环。现阶段,很多互联网金融机构开始发力法催,一般法催可以通过批量仲裁和法院批量诉讼进行。

 

其中,互联网仲裁具有成本低、流程较短、方便快捷等优势,但在实际执行中也存在一定难点。

 

“各地出现许多法诉服务商,但是专业程度参差不齐,以仲裁举例,由于仲裁裁决书需要到被申请人户籍所在地法院执行,专业度和操作模式不同,回款率有很大差异化。而批量法诉由于受到管辖权限制,也处于各法诉机构的探索阶段。”钟凌说。

 

钟凌所在的公司主要做批量法诉业务,推出了批量处置系统,具有诉前调解、电子送达等功能,并在多地建有调解中心,对于案件进行调解,同时有执行团队驻点各地法院,推进立案执行。

 

“回款时长主要看资产质量和逾期时长,情况良好的信用类一般3个月内立案率可到70%,高峰回款率集中在2-9个月,因为法院排队执行需要周期。”

 

对于和助贷机构的合作模式,钟凌介绍,一般是在助贷机构不良被代偿后,开具代偿证明,然后由代偿机构将债权转让给不良资产处置公司,签订转让协议,这是买断模式。第二种模式是不转让,由公司与平台联合运营。

 

“买断的话,只要回款不低于5%,就足够覆盖成本。从数据来看,我们一般这类资产包可以回款10%-15%之间,利润还是非常可观的。”钟凌说道。

 

不过,在另一位从业者张策看来,消费金融类资产合作空间有限,因为消金类资产小额、分散,处置难度高、利润低。张策所在的公司主要与银行等合作抵押类资产,通过AMC将银行资产买下来后,再进入到法律诉讼程序。

 

随着机构扩容,一些乱象也在涌现。去年央视的315晚会,714高炮和网贷催收乱象被曝光,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催收行业被列为“扫黑除恶”的重点行业。

 

监管也多次发文禁止暴力催收,重拳打击各类乱象。近日下发的《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中,再度重申“商业银行不得委托有暴力催收等违法违规记录的第三方机构进行贷款清收”,进一步规范暴力催收行为。

 

“随着监管收紧,相信各类乱象将会被肃清,整个行业将会更加透明、规范。而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业内机构也将越来越专业,服务更加多元化。”有业内人士认为。

 

对于今后的不良资产处置行业,钟凌充满信心:“互联网金融存量资产足够大,大家都在寻求安全的方式做处置,我们处在一个蓝海市场。”

 

注: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相关阅读

本文消金行业逾期率飙升后:委外周期缩短,不良资产处置机构逆市扩张由壹米财经整理发布,欢迎转载收藏,转载请带上本文链接。
免责声明:【壹米财经】发布的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 于文字、图片、图表及数据)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
看手机移动端,随时随地看 股票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