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2
其他频道: P2P / 其他 /

最近流传一句话,2021年没有一家房地产公司能逃脱资金短缺的牢笼。最近,关于苏宁置业的负面消息层出不穷,商票逾期不兑付,被强制执行,合同纠纷官司不断,物业公司股权质押给碧桂园。苏宁系资金链出现问题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作为苏宁地产主体的苏宁置业也不可能独善其身。







最近,天眼查显示,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6月4日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案号(2021)京02执837号,执行标的超30.82亿元,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除了苏宁电器集团有限公司,还有苏宁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张近东和刘玉萍同为被执行人。














从2020年末市场上就出现苏宁置业商票逾期的消息,此时的苏宁置业已经出现资金问题。

到2021年年初苏宁置业开始出现大面积逾期,很多持票人反应到期提交承兑就会出现“逾期提示付款已拒付(可拒付追索,可以追所有人)”的票据状态。

对于持票人线下沟通更是困难重重,根本找不到苏宁置业的财务联系人,即使找到也是百般敷衍。

据某持票人透漏打通苏宁置业财务负责人的电话对方谎称打错了,还态度强硬的告诉持票人不要再打电话。

商票无法兑付迫使很多中小企业资金链断裂,无法开工,员工工资更是无法发放。




但这还只是冰山一角,随着苏宁系资金链问题的爆发,苏宁置业也难独善其身。

作为一名叱咤零售业的商界大佬,地产并不是张近东的志向所在,在2002年成立苏宁置业时,他的初衷只是希望能够满足苏宁自身的零售店需求。

因此,进入地产行业后,苏宁置业的布局动作大多围绕在商业地产领域,地产板块与主业有着紧密的协同关系。

张近东或许没有想到,过去二十余年,中国房地产行业的发展能够如此迅猛。凭借着先人一步进入行业的优势,苏宁置业渐渐有了规模。

官网显示,目前,其业务覆盖全国超100个城市,累计开发项目超300个,开发面积超4000万方。

规模的快速增长往往是一种激励,近些年,张近东也有了地产野心。按照苏宁置业官网的说法,长达19年发展之后,如今的苏宁置业,已站在了全国商业前5强的位置。

去年,苏宁置业更是对外喊话,其中长期目标是要形成50家苏宁广场、300家苏宁易购广场和100家星级酒店规模。其官网还显示,未来五年,苏宁置业还将布局30多个智慧商业综合体,实现商业体量规模600万方。

在讲究高周转的房地产行业,资金沉淀严重、开发周期漫长的商业地产无异于千斤重石

此次大面积逾期商票最多的出票人——苏宁旗下绍兴宏景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绍兴宏景置业”),且有大部分商票的承诺兑付时间是在今年2月。

这样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通过天眼查可以查询到,苏宁置业在绍兴宏景置业的持股比例为51%,为其大股东。

今年,该公司出现一起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和一起票据追索权纠纷官司,其中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案件于4月16日有了民事裁决结果,法院裁定冻结包含绍兴宏景置业在内的被申请人银行存款105万元或查封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为了筹措资金,苏宁置业动作连连,包括将物业公司股权质押给碧桂园,以及将西安项目卖给兄弟张桂平,同时,还接二连三出质项目公司股权来进行融资。









今年七月融创旗下安徽融创房地产有限公司分别将苏宁置业、苏宁电器以及徐州苏宁置业诉诸法庭。

双方的纠纷源自于一笔欠款。此前,融创与苏宁置业合作开发一地产项目,开发过程中,苏宁置业向融创借了一笔资金,然而,到了约定还款时间点,苏宁置业未按时偿还欠款。

天眼查信息显示,今年5月12日,苏宁置业完成合肥苏宁悦城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苏宁悦城”)2550万元股权的出质,质权人就是安徽融创。




根据工商信息,合肥苏宁悦城恰好是一家由苏宁置业及融创共同持股的合资公司,双方股权占比分别为51%和49%,旗下拥有合肥苏宁悦城项目,其中包含苏宁广场、融宁府等产品。

不过,合肥业内人士指出,目前该项目暂未出现经营异常迹象,住宅项目融宁府已进入交付期,苏宁广场处于建设过程中。

此次事件无疑已经暴露苏宁置业资金链出现问题,很多业内人士还是缄默不语,称此次案件不会出现太大问题,如今证明此种说法纯属掩耳盗铃。





苏宁电器的一份债券跟踪评级报告显示,苏宁置业2017-2019年营收分别为108.32亿元、68.51亿元、45.95亿元,净利分别为39.34亿元、6.84亿元、7.01亿元。

去年上半年,苏宁置业营收12.46亿元,净利1.01亿元。截至2020年6月末,苏宁置业净资产为201亿元,短期债务为162.33亿元,其中1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为144.38亿元。

股权质押信息显示,2020年12月4日,张近东以个人名义将持有的苏宁置业6.5亿元股权质押给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

此外,梳理苏宁置业的工商信息可以发现,2020年以来,苏宁置业曾向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行、安威治云企业管理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分行等多家企业出质股份。

但即便如此,苏宁置业仍未完成对整个苏宁系的“自救”。
为了保持规模增长,自2020年7月以来,苏宁置业在全国各地核心城市加速拿地。

7月2日,苏宁置业摘得西咸新区空港新城中心地块,次日便举行了苏宁广场项目开工仪式,实现了“拿地即开工”的速度;




7月3日,公司又斥资45.7亿元获得南京紫东G24地块,进
驻南京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园新港兴智中心片区核心位置。

2020年12月26日,张近东公开表示:“下个十年,我们必须要学会做减法,归根结底就是集中精力聚焦零售主业。

零售是苏宁的创业之本、发展之源,只有把零售做好了,其他业务的发展才有意义;而聚焦零售,就要聚焦商品与用户,这是零售的本质,“审视各项业务,只要不在零售赛道、脱离商品和用户,都要大胆调整,该砍的砍,该转的转。”

值得注意的是,向来与地产离不开的苏宁足球俱乐部都发生了巨变。可想而知如今的苏宁置业已经在悬崖的边缘徘徊。
相关阅读

本文商票大面积逾期,被强制执行——苏宁置业的沉沦由壹米财经整理发布,欢迎转载收藏,转载请带上本文链接。
免责声明:【壹米财经】发布的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部分内容文章及图片来自互联网或自媒体,版权归属于原作者,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 于文字、图片、图表及数据)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如有问题,请联系我们!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扫描左侧二维码
看手机移动端,随时随地看 股票 新闻